当一个橘子张开嘴

橘子说,噫吔——还要再努力!

武当小哥哥令我死亡

我只想睡了老婆。我什么cp都不吃,那是我老婆,我不吃狄芳,白狄,一点点都不吃,我老婆由我来睡。

刀剑乱舞源氏沼民,青江沼民,我永远喜欢长谷部,吹一波号叔,再吹一波石切,和泉守兼定√陆奥守吉行√虎彻兄弟√

盾冬,锤基,虫铁虫还有好多

王者荣耀啥皮都有,良邦我就是要吃。狄大人,给睡吗。

我永远喜欢贤王!fgo的各位都很喜欢!

一人之下,对,都在我一人之下bushi

喜欢的太多,想到啥写啥

年老的自我消遣式选手

没写东西的时候,不是太累就是卡了

《反向》(龚大,半架空,努力中长)

002.买一送一

         “嗯,那老师我就先回去了!”

         跟教授打过招呼后,东方纤云一手抱着书,缓缓退出门外,关上门,深呼吸。

         现在他表现的越来越好了,虽然自己常常手足无措,但是至少没有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异样。心情愉悦,步子也就迈得轻快,他带着笑容和路上遇到的同学打招呼,笑嘻嘻和玩得好的同学开玩笑。阳光照在晶莹的嫩叶上,他的心情也同样“闪闪发亮”。

         至少现在的这个世界不会像那个世界一样,上一秒活着下一秒送命。不能说没有,但是起码这种可能性变小了,毕竟很少有人能拥有那种抵挡千军的个人力量了。

         东方纤云还只是个学生,并不会有多少性命攸关的事,而且家里父母安康,他不必为许多事发愁。如此的轻松,令他满意,令他沉醉。

         当然东方纤云是不会知道,在他畅想美好的养老未来时,一段妙不可言的缘分正向他逼近。不知道是该祝贺他尘缘不浅呢,还是该可怜他麻烦上身呢,反正该来的总得来嘛!

         东方纤云一路上都在想回家吃啥,明天放假,晚上可以吃点好的晚点睡,甚好甚好。他沿着斑马线过了马路,悠哉悠哉的逛荡入小区门口,向前走两栋楼,向左一拐,三单元一楼西户。身子往一边偏着,他微耸起肩膀,从兜里摸出钥匙,插入锁孔,东方纤云迫不及待的拉开门准备迎接自己的假期生活。

         此时不浪,更待何时!

004.浪是不可能了,小甜饼吃不
——————

我脑子只有小甜饼,写什么中长,小甜饼多好啊!
拿糖齁死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了
脑子里光想着小甜饼,前面的剧情就老想跳,大概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就好了,剧情一开始基本就没有,主要是介绍,等胜儿出来了就会有连贯的剧情了。

毕竟一个太孤单了嘛。

下一篇就有了!

《反向》(半架空,龚大,中长吧大概)

001.真的回来了!

         稍斜的雨水将湿润送至屋檐下,空气中泥土的气息预示着万物的生发。早春雨贵,细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中竟仿佛填了些暖意。绿意晕染开来,枝头鸟雀似也有了生气。

         雨水溅湿鞋尖,黑色的皮鞋变得铮亮,一点点寒意也随着渗入鞋中。东方纤云向里挪了挪步子,轻跺了两下脚后干燥的水泥地上便留下两个湿漉漉的脚印。

         云渐渐散去的时候,他正望着街上的行人出神。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混乱之后,他大概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穿越的这几年,在他本应存在的世界中,他这个个体并没有消失,仿佛是天道把他的灵魂租用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他身体的躯壳由天道控制着走着该走的路。租用期到了,自己的意识重新接管自己的身体,他也就回来了。

         就像上下班换班一样,天道在从他的躯壳中撤走的时候给他“交代了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在东方纤云目光从瓷砖上挪开时,像知道仙果好吃一样清楚的知道自己回家的时候应该买一管新的牙膏。

         东方纤云抬起头,从屋檐和对面楼房的夹缝中看到了将要放晴的天空。他转身拿起靠在墙边的雨伞,与避雨的人家道了谢之后,迈步往学校走去。

         他现在是大学生,生物系的大学生。人缘不错,学习也算优秀,家里人很放心他所以允许他在外面租房子。现在他要回学校拿书,再去教授那送一份报告。

         一个多星期的慌张和不安后,他终于开始适应这熟悉的世界,晚上不再会做噩梦,醒来时也不再会觉得心慌。

         让他放不下的是那个世界的各位。他们是否安好呢?可能现在那里的东方纤云也会像曾经这里的东方纤云一样,按照规律运转吧。

         这些都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走吧,不要想这些没用的东西了,漫画肯定会是一个happy end吧,他这样希望着。

         “实在不行就寄刀片!”

002.买一送一

《反向》(半架空,龚大,中长,又穿回来了)

         如同剐蹭时两辆车上都会留下痕迹一样,互不相干的世界在运行时相撞,时空摩擦产生出的碎屑进入彼此的内部,无法排除,无法消化,留在其中,慢慢沉淀,化作情理之外的理所当然。

————————

         “什么?!”

         眼前断电般的一黑后,刺眼光线惹得瞳孔骤缩,在视网膜准确成像之前,东方纤云脑内一片空白。

         不敢抬头,低头注视着地面……

         “这瓷砖……瓷砖!!?!”

         “我我……我莫不是……穿回来了!?!”

#001.真的回来了!